Dystopia

记忆之世。

没有你的世界

没有你的世界

刚刚看了看holic戾的漫画,看见第三册结尾那个拥抱和四一的眼泪,我当场就想给大妈们寄刀片了TVT……

于是诞生了这篇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些什么的文……ooc什么的……(捂脸)

——

>>>百目鬼 静

  依旧是天气平和的一天,百目鬼已经进入了冲刺大学的阶段。虽说是这个节骨眼上,百目鬼却并没有考生的那种紧张感。

  这并非毫无原因。

  恐怕九轩葵也会是这种状态。

  从四月一日那里传来消息,第二日他会从学校退学,凝滞自己的时间,选择留在店里等待在不久前离去的那个人。

  壹原侑子。

  她因为某些原因,消失了——而为了等待他,四月一日为自己塑造了一个不能出去的牢笼。

  从很久以前他就知道,壹原侑子之于四月一日来说,是非常重要的人,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情理之中,四月一日的温柔的性格和那份暗藏在灵魂深处的固执和决绝,作为他的挚友,他看的很清楚。

  昨日深夜一点收到他的电话,他的声音似乎已经沙哑,大概是因为哭过的原因吧,然后断断续续的了解了原委,四月一日又说出了那个残酷而又决绝的决定。

  “我要继承这家店。”

  他没有说什么。即使说了,也改变不了什么。他所能做的只有支持他,守在他的身边。

其实他们都懂,那个人,是不会回来的。

  人死不能复生,这是这个天地间既定的法则。

  但是要等下去。

  因为有那个必要。

  侑子小姐,她是引导着他们所有人相遇的人。如果没有壹原侑子的店,或许他们一生都会毫无交集。

  那个人常说的吧?这个世界上没有偶然,有的——只是必然。

  他们的相遇是既定的现在,她的消失是既定的历史,他的决意是既定的未来。

  没有偶然。

  在遇见他们之前,他曾对偶然深信不疑。但是相遇以后,一切都开始改变。

  “一直以来谢谢你了。区区百目鬼。”

  这是昨天他挂上电话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 他知道,从那一刻开始,那个会哭会笑会吵会闹的四月一日已经不见了。

  他应该如何面对这个令人心痛的事实。

  但是,那是成长。

  侑子小姐的消失,换来了他们的人生巨变。四月一日大概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换来了名为成长的东西。

  他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推开寺庙的门--不会有人在那里继续等他了。

  不会有。

  街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雾了。

  一切都那么虚妄。

  如果这一切是梦--

  但是这不可能,因为痛楚那么真实。

  脸上湿漉漉的。

  学校里空空荡荡的。

  什么都没有--

  什么都......

  中午他他习惯性的来到天台,脱口而出:“喂,今天吃......”说到一半又戛然而止。

  天台上他不会再出现了。

  他在口袋里摸了一会,想找出钱去食堂,然后指尖触碰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--纯白的,是那个时候作为报酬的蛋。

  “那个蛋不会付出任何东西。”那个人说过。

  “在必要之时使用它。”

  “必要之时...吗。”瞬间理解了侑子小姐的话百目鬼喃喃。

  “真是---再这么下去,恐怕要用它的是我了。”

  脸上忽然有些潮湿。

  似乎又起雾了。

>>>九轩 葵

  “啊啊。是这样吗。”

  “四月一日君决定留在店里啊。”

  “如果这是四月一日君的决定的话,我尊重他。百目鬼同学也是那样想的吧?”

  “是吗。那么就这样吧,再见。”

咔哒一声,黑色马尾的少女挂上了电话。

  在电话里她平静的回答。

  但是那样的伪装已经受够了。侑子小姐也好,四月一日也好,所有人都要离开了。

  决定停下时间的四月一日,将会永远的错开她的时间。

  四月一日君......

  那个会大闹着和百目鬼吵架的少年,那个温柔的少年,那个说过她是他幸运女神的少年,成长了。

  “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你。小葵。谢谢你的陪伴。”

  在谈话的最后,四月一日那么说道。

  “我知道的.....我知道的......”

  那么明显,哪个傻瓜看不出来?

  她喜欢和四月一日和百目鬼还有侑子小姐在一起的时光。

  那样平和,让她能忘记自己是会带来不幸的人。

  在四月一日跌下窗口的时候,她几乎恨透了自己。

  为什么我会伤害别人?为什么我会带来不幸?

  继续留在他们的身边的话,大概会害了他们吧。

  那个时候她甚至想要躲着他们避而不见。

  她承受了四月一日的伤,百目鬼承受了四月一日的血,他们彼此关联,彼此交集。

  但是如今这一切都要改变了。

  再也不会有人大吼着给她递上盒饭了吧。

  “啾啾啾---”

  死寂里,一声鸟鸣打破了她的思绪。

  “蒲公英?”她轻轻抬起含泪的双眸,金黄色的鸟儿在她面前得上飞下。

  那是四月一日留给她的,幸福的证明。

  他一直在他们身边。

  不论改变了多少,记忆不会改变。

  泪水夺眶而出,她抬手抚摸着蒲公英柔顺的毛,一边暗自发誓。

  不论多少年过去,四月一日仍旧是四月一日。

  她,还有百目鬼,都不会离开。

  即使那是在没有他的时间里。

  “四月一日君,一直以来,也谢谢你了---”

>>>五月七日 小羽

  樱花落尽。

  金发的女孩垂下了双眸,如同人偶般精致的面容上笼罩起了一种淡淡的哀伤。

  “是吗,君寻你打算继承店啊。”她的声音消弭在风中,再也听不见了。

  缘聚,缘散,这一切的事物身为灵能力者应该能看的很开。

  本来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 但是。

  她垂落下了双眸。

  风中晕染着女孩的哭泣的声音。

  ----四月一日拯救了她寂寞的灵魂,但是她能拿什么来回报他的温柔?他留在了店里,面对的将会是命运赠给他的几乎可以称之为可怖的空虚和寂寞。她深知无论是她还是百目鬼,无论是小葵还是别的人,没有人能够陪他走尽人生长途。

  她能拿什么来感激他,能拿什么来回应他的温柔?

  “君寻君的话----一定会那样说吧---这是我应做之事,无需感激。”

  但是好想....好想能够---回到过去那样的时光。

  她攥紧了自己的拳头,咬了咬牙。

  在她有限的生命里,是不能陪伴着四月一日的。

  但是,不能因此弃之不顾。

  她会延续下去,将所有人的思念,延续下去。

  她抬手拿出手机,拨通了百目鬼的号码。

  听筒里传出了有序的拨号声音。

  樱花落尽,繁春不尽,绵绵思念,永不绝期。

>>>座敷童子

  为什么会这样呢。

  女孩坐在泉水边,呆呆的出神。

  她是非人的存在,有着漫长无尽的生命。

  她理应忘却感情,理应和雨童女一同度过无尽的生命。

  直到天地消亡,存在陨灭。

  但是为什么---

  那份名为恋慕的感情,会蔓延开来呢?

  从见到那个少年的第一眼开始,她就被深深的吸引着,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。她是古老的妖鬼,却有一天会为一个少年心动。

  这是何等奇妙的感觉,天地仿佛都明媚了。萤火虫围绕在她的身侧,宁静而祥和。

  她抬手覆上四月一日送给她的发夹。

  从和服的袖口掏出一支短笛凑到嘴边吹了起来。

  乐声凄楚而哀凉,为了那个一直在却仿佛逐渐消失的少年。

  比之百目鬼,九轩葵和五月七日小羽,她幸运的多,她可以长久的留在四月一日身边,见证他的一切。

  但是,那份幸运,并非毫无代价。

  相对的,她要承受的担忧和心碎比他们多得多。

  无边的生命,漫长的等待,错开的交集。

  心仿佛在疼痛。

  她张开双手,闭上眼,随着自己的身体下落着,落在冰冷而又清澈的幽泉中。

  请不要忘记,四月一日君。我们会一直在你的身边,不论用何种方式。

>>>四月一日 君寻

  他拨打完了最后一个电话,在店里瘫软了下去。小全和小多在旁边担忧的看着他,就连莫可拿也不再出声。

  他苦笑了一下。“都结束了哦。回去吧。”

  他转身走入内室,巨大的蝴蝶纹样的门横亘在他面前。心中有不断袭来的疼痛。

  “侑子小姐.....”

  “我这么做,真的对吗---”

  他知道百目鬼他们现在的心情和他差不多,但是他还是那么选择了。

  他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,他还是选择了。

  心好痛。

  想要用什么来填补一下。

  他的目光落在了侑子小姐的烟斗上。

  袅袅的烟尘升腾而起。

  他们应该不会再来了吧。

  他苦笑了几声,被烟草呛到。

  好苦,好辣。

  但是,他会继续下去。

  不论到底要承受什么,这就是他的选择。

  朦胧中,他泛起睡意。

  真的幸福吗?

  这样。

  ---所有人都会离开哦。

  真的幸福吗?

  他是被敲门声惊醒的。

  “客人吗?”他喃喃。

  正要打开门的时候,门口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。

  “喂。”

  他呆住了。

  “今天吃什么?”

  一成不变的语调,一成不变的场景。

  他浑身颤抖了起来。

  没有人看见,一丝晶莹的泪滑过他的颊边。

  “区区百目鬼。”

  他打开了门。

  久违的,脸上出现了微笑。

-----  “真的幸福吗?只有我自己知道。”

>>>fin


评论
热度(7)

© Dystopi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