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ystopia

记忆之世。

指尖舞者

 编花老人

  前些日子整理房间的时候,夹在书里头的一朵枯萎了的叶子叠成的花儿掉落了下来,在地上无力的打了个滚儿,然后一动不动。

  我好奇的走过去捡起它,忽然想起这支花儿和在衣架上挂着的一只叶子叠成的孔雀一样,是在几年前的某个夏日的雨中,从一名编花老人手里面买来的。

  夏日的午后总是热的要人心烦,蝉在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它乏味而困倦的歌声,阳光烘烤的大地显得了无生机,我匆忙走在路上,打算去书店。

  正欲挑书的时候,天忽然暗了下来,措手不及,阳光在瞬息间移开,然后便是乌云密布,看样子,必定是要下阵雨了。

  我没有带雨伞,便决定在这书店里呆一会,躲过这一场的阵雨再走。我抱着书,焦急的看着天幕。

  书店门口有两个老乞丐站在那里,显得煞风景,书店的管理员皱了皱眉,没有说什么,然而我却清晰的看见了他脸上的微小的不悦。

  一名老人走过来,慢悠悠,慢悠悠的。手里卷着几片叶,有很多我说不上名字的叶子,修长,宽阔的叶子,我好奇的看着他要干什么。

  老人打开了他的布,叶子满满的整齐的排列在地上,老人微微一下,枯瘦的手指捻起一片较为细长的叶子,然后打了一个卷儿,放在旁边,老人又拿起一片椭圆形的叶子,灵巧的手指飞快的转着,因为角度的关系,我看不见他到底是怎么做的,只知道他的速度极快。

  叶子在他的指隙翻飞着,风也大了些,在布上的叶子有些微微凌乱了,老人只是靠近了一下,然后看了一眼两个老乞丐,老乞丐走得很慢,然后每走一步就会大口的喘气,明明是炙热的夏天却裹着破乱的棉布,碍脚,走得磕磕绊绊。老人继续着他的工作,然后在他的指尖,赫然开出了一朵碧绿的花儿!

“真好看!”我不禁赞叹着,老人把指尖的花儿放在不上,然后挑来一张有锯齿的叶子,再用他细长的剪子精心剪了一下,小巧的叶子便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中,我跑到他的跟前,看他继续拿着一片长长的叶子,撮成一卷儿,然后用刚开始的细长的叶子绕了几圈,在尾部打了一个结,然后把做好的花儿放在上面,中间正好有一个孔,可以穿进去,花儿便固定在了顶端,花儿做的精巧,一圈一圈成了一个螺旋,然而却恰到好处的有着弧度,像是真正的花儿一般,不是那般有着棱角。

本以为老人已经做好,我正想要问他价钱的时候,他笑了一下,又做了一朵花,用一根小小的叶子茎支撑着,别在那朵花上。

 双生花!我听见周围有人在啧啧的赞叹着。

“老伯伯,这个要多少钱?”我问他,“二十五元,不讲价。”在周围围观的人摇了摇头,然后走开了,因为见到了在老人指尖上上演的盛宴,我爽快的答应,买下了这朵双生花,雨斜斜的打在了我的花儿上,像是朝露在花上打着滚儿。

我刚想要继续观赏老人制作花草,却不料老人对我说:“忙我看一下摊子。”便拿着我的钱不知去了哪里。

本来就是普通的几片叶子,也不会有人拿走,我便好奇的看了一眼老人消失的方向,然后注意到身边的两个老乞丐被雨打的湿透了,老人的身体那里经得住这般折磨!

很快,老人就回来了,手里面拿着一把雨伞,哦,原来老人是因为下雨了没有伞回不了家!

然而出乎我的意料,老人却走向了那两个老乞丐,白发苍苍,比编花老人要老了好几倍。

“给。”我听见他轻微的出声,两个老乞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浑浊的眼中有泪水凝结,“这样子下去会感冒的,喏,我再给你点钱,冻坏了身子可不值得,早些找个遮雨的地方吧,再不行来我这儿。记得去药房买点药,人老了这点风寒可是致命的!”然后他写了不知道什么东西递给了两个老乞丐,我想,大概是地址吧。编花老人笑了笑,脸上的皱纹舒缓了很多,我现在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快速、着急的编好一朵双生花,然后出一个正好买一把普通雨伞的价格了。这是一个善良的老人,老人走回我这边,然后稍微道了声歉,要我等一下他,“我刚才收了你太多钱,你等一下。”老人从身边又拿起几片叶子,圆润的,这一次老人比较平缓,然后指尖上下反动,然后灵巧的把个个部位对接,我惊讶的看着老人的动作的娴熟,然后在老人的手里,出现了一只孔雀。

忽然又一个夹着公文包,很正经的人走过来,看了一眼老人,显然刚才已经看了很久了,“这不是凤凰吧?这是孔雀吧?要是做出凤凰可就不得了了!”我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年轻的人,那个年轻人却背过身去,径自走开了。

老人把手中的孔雀递给我,然后看了一下那个人,那个人没有说话,走了。老人的目光顿了顿,然后起身,身旁的人们也渐渐散去,他对我说:“真是抱歉,今天的叶子只有这么多,收了你这么多钱。都是些不值钱的把玩儿。”

我笑了,说没关系,然后起身,老人也起身,骑着他的自行车渐渐远去,两个老乞丐跟随着他,没入密密的雨幕。

转头,看见了那名年轻人,上了一辆白色的车,车上用醒目的蓝色字体写着:城管执法。

我愣住,然后看着那辆车倒退,然后消失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Dystopi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