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ystopia

记忆之世。

理想开花

 理想开花
  偶尔坐在月下遐思,看皎洁的月光笼罩去星的光辉,边想着,星星的理想是脱离开月的光晕,绽放自己的光么?看在林叶之间婆娑的光影,总是可怜那失去光彩的星,理想总是失败,总是逃离不开月的光晕,然而却依旧绽放属于它的华彩。
  追逐理想的路途漫漫而又长远,坎坷与艰辛,换来的也并不是绝对的成功,然而却总是执着的去追求自己的理想,追逐着,追逐着,却总是一次次的失败,一次次的跌倒。
  ——然而即使如此,却还是执拗的握住那一缕细于蛛丝的希望,努力的攀爬着,希冀走向成功的金顶。
  小时候,曾怀有过无数的理想,或多或少,有的幼稚,有的遥远,有的坎坷,有的简单。在很小的时候,看着电视里面的那些做出一个个超出我预料动作的体操运动员,我变萌发出了一个理想:我想做一个体操运动员。于是我就去了温州体育馆,然而却仅仅因为下腰带来的痛楚而放弃了我的理想,那个时候,我已经为此努力了三年,却半途而废放弃了我追求的理想。后来,我又见到陶醉于音乐之中的音乐家们,我看着那些听众们的心情随着音乐的起伏而起伏,我又万分羡慕,就希望做一个音乐家,弹奏着那宁静或是欢快的乐曲,给人们带来幸福,用飞扬的乐符把自己的理想播种在四面八方,然后享受着那曼妙的音乐。然而,当我的手指触上生硬的黑白琴键,不娴熟的弹出一个个音符之后,我的兴趣便少了一半,结局便是可想而知的,我的理想在一个老师的训斥之中早早的结束。
  我自认我不是一颗努力的绽放属于自己的光华的星,我远不及星星的光华,它们也许为此努力了很久,穿越了无数的光年而来,也许他们的尽头便是消亡,然而却依旧能够绽出华美。
  现在的我,理想便是清欢,在安宁之中,因为厌恶了喧嚣。
  总喜欢在黑夜的降临的时候,看着低垂的暗沉沉的夜幕,手里拿着一杯淡雅的红茶,微微摇晃,然后抿尽,看着商家渐渐熄去他们夺人眼球的霓虹灯,关闭了吵闹了一天的大音响,只有路灯下的蛾子还在扑着火,一切仿佛被凝淀,在一刹那安静下来了,杂乱的心也随之安定,闲暇无聊便从书架上抽出本书来念,从林清玄的《紫色菩提》到季羡林的《此情犹思》,一本本都整整齐齐的叠放在我的书架上,然后便乏了,沉沉睡去。
  理想很简单,就像是路边的雏菊渴求着雨水,就像是深埋泥土之中的种子期盼发芽,只要曾经努力的去汲水,努力的去冲破那看似坚不可破的硬壳,便可以使理想成真。然而在此之前不得不说的,便是坚持。
  有人告诉过我,理想是未来,但是未来不仅仅是理想,因为理想不过是空想的虚妄,而只有努力的将它变为真实,才能在未来中开出一道长长的道路。
  理想是在黑暗中的一丝曙光,是在迷航中的一块罗盘,是燃尽锁链镣铐的火焰。
  然而,理想也是转瞬即逝的烟火,是蜉蝣的朝暮,是在沉浮的不安。
  只不过,那只是心态罢了,然而,短暂和永远只是转念的距离。
  当理想的种子被播下,就会发芽,当理想的芽儿长大,那便是是花苞。然而突如其来的狂风骤雨却总是能够让理想夭折,然而能够凌风绽放的花朵才会真正的长出浓荫。
  当月光被乌云掩去,光华被刹那遮盖,原本披着银装的大地便犹如被披上了一套黑色的厚厚的风衣,然而在乌云之中,依稀有亮光在闪烁——那是努力与月华争辉的星。在离开月华的刹那,它微弱的亮光竟是如此的美丽,如此的夺人眼球,仿佛是一朵摇摇欲坠的小白花。
  娇弱,却又坚强,那就是理想。
  转身不再继续看那实现了理想的美丽的星,尽管只是瞬间,在梦中,仿佛看见理想的开花,理想的浓荫。

评论
热度(20)
  1. 叁儿Dystopia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汉克查理Dystopia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Dystopi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