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ystopia

记忆之世。

归途

归途

(壹)盛放

  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依然是一成不变的景色——偏欧式的风格的建筑以及遍地的樱树。

  樱花已经开的繁盛无比,空气中弥漫着浅浅的香味——真奇怪,明明樱花是没有任何味道的,为何如今空气中却多了一丝香味?

  淡淡的,萦绕着,挥之不去。

  他苦涩一笑。

  又不小心睡着了吗?

  然而蓦地一惊,明明自己是在店里睡着的,为何如今却在门外?

 

  金色的蝴蝶忽的从那扇有着月的符号的大门里飞了出来,他蹙了蹙眉,心里思潮涌动。

  他看着那金色的蝴蝶,神思恍惚,随着那蝴蝶飞动的痕迹,重新进入了店里。

 

  奇怪……明明是自己熟悉不已的店,为何如今却多了一丝陌生感?

  冰冷的……却有生气。

  他看着从内间里出来的小全和小多,两个没有灵魂的女孩重复着一句话。

  一句令他魂牵梦绕的话。

  “主人已经静候多时了。”

 

  没有多言,他疯也似的狂奔进了店内,仿佛是迎接他似的,一路上没有任何建筑物的阻拦,他进入了那个厅室,那个熟悉无比的厅室。

 

  淡淡的烟草味,以及伴随着大门轰然打开的声音,他不禁张口,却不知如何发出一个字符,仿佛是用尽毕生力气般,他瘫软在地上。

  

  赤红色的长袍,以及那滚着浅碧色花边的衣裾,还有那熟悉的花纹。

  他只有愣住。

  对上面前的深邃无比的赤红瞳孔,对上那白皙的指尖——指尖上停留着那只金色的蝴蝶。

 

  ——这个世界上没有偶然,有的只是必然。

 

  他看着她轻笑,然后手指微微上扬,金色的蝴蝶化成了金色的晶砂消逝,然后她微微一笑,起身,如瀑般的长发落在地上。

  

  他几乎是颤抖着念出那个名字。

  “侑子……小姐?”

  

  没有否认,身着红色和服的她只是静静微笑。

 

  他所有的思潮在一瞬间叫嚣着冲脱桎梏,压倒性的朝着理智袭来。

 

  “侑子小姐……侑子小姐……”他只有重复这个名字的力气。他单膝跪地,没有力气起身,只是和她对望。

  最后,他只有苍白的牵扯动嘴角。

 “欢迎回来,侑子小姐。”

 

  然后他看着壹原侑子拿起手边的红色烟杆,微微一抿,吐出一个烟圈。

  

  “今天,是你的生日吧,四月一日?”

  半晌,似乎是希望打破沉寂般,壹原侑子开口。

  

  四月一日。

  啊,对啊,四月一日。

  

  他微微一笑,点头。

  “是啊,侑子小姐。”

  “那么今天的下酒菜就 交给你了,四月一日。”

  他没有任何抱怨,走向厨房。

  换下作为店主时身着的那一身复古长袍,重新换上熟悉的白色衬衫和围裙,拿起准备在店里的勺子。

  除了每一次百目鬼来找他,他几乎已经没有碰过那个厨房了。

  他的时间和生命,都是恒久的,他守候在店里,静候她的归来。

 

  为什么呢?

  明明她回来了。却如此悲伤。

  樱花仍是门口的樱花,却旋即零落。

  明明盛放的那么美丽,却如同幻影般消失。

(贰)烟火

  是夜,月凉如水,他端着一壶烧酒,准备送给侑子的时候,听得轻微的推门声。

  有些好奇的出去看,却见侑子不在门前,而是在大门口。

  “是客人吗?那么晚了……”

  “不是客人哦。”壹原侑子有些带着恶作剧意味一般的笑了。

  “百目鬼君,还有小葵、小羽。我派出使者邀请他们过来的。”

  壹原侑子的指尖上停留着他所见的那只金色的蝶。

  “啊,小葵小羽就可以了,百目鬼就算了。”

  “生日快乐,四月一日君。”九轩葵抬手拿起手里的蛋糕。

  “这是我亲手做的哦。谢谢你的蒲公英。”九轩葵笑了笑,黄色的鸟儿在她的肩头轻啄她的脸。

  他一笑,伸手接过。“小羽也来了?”

  小羽淡淡的笑了笑,点了点头,“婆婆那里收到了那只蝴蝶,所以我就过来了。君寻君,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  小羽抬手,递给他一束樱花。“因为实在想不出来能够送给君寻君什么,所以就摘了樱花送给你——这是在一棵有灵性的樱花树上摘的。”

  四月一日低头,果然,手中接过的那束樱花散发着淡淡的馨香,有淡淡的薄雾笼罩,他知道那是有祝福的樱花。他谢过。

  百目鬼递过一大包的东西。

  “哈?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方了?”

  四月一日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,百目鬼丢了一个表示鄙视的目光过去。“早上的时候寺庙里的施主留下的,说是送来还愿的钱有多余,所以买了烟花过来。”

  侑子接过,递给四月一日,“正好是你的生日,大家就一块放烟花吧,酒和下酒菜就拜托你了,四月一日!”

  “喂喂……今天是我的生日为什么还是我来做饭啊?”

  他略有不满的抱怨。

  “我要炸肉饼。”

  “那我就要清水鱼好了。”

  “四月一日,要烧酒,快点!”

  “是、是。”他无奈的说道,叹了一口气,明明是他的生日,为何还是他来忙活?

  小葵就算了,区区一个百目鬼!

  他一脸不满。

  “侑子小姐,今晚可不能宿醉啊!”

  “啊啊,百目鬼,你干什么?别把辣椒酱抹在肉饼上啊喂喂!!”

  “小葵你还要什么?”

  “小羽原来你喜欢吃这个啊?”

  “好好感激我四月一日大爷吧,哈哈,区区你一个百目鬼。”

 

  樱花盛开的繁盛。

  他们把玩着小的烟火,四处挥舞。

  一个不注意的时候,百目鬼就忽然晃了一大束的烟火在他的面前。

  “啊啊啊百目鬼你乱弄什么啊——喝啊,看我反击!!”

  “小葵你也来?!!”

  “小羽你也过来玩吧!”

  “侑子小姐你也来掺一脚?”

  

  烟火渐渐熄灭,然后冷却,只是颓然留下了一个漆黑的铁丝。他一笑,身边的小羽递过了一根火柴。

  他拿过火柴。

点燃了巨大的礼花,导火线嘶嘶的响着。火光中,烟火飞扬。

刺啦——

一声尖锐的响声划过了天际,随之而来的是绽放在空中的巨大烟火,旋转着,金色的光芒如同粉尘一样纷纷扬扬的洒下来。

因为是在店里,外界并看不见这烟花,没有人们的惊呼声的宁静的夜里,五人静静观望着烟火。

金色、银色、红色、绿色……

变化着颜色,纷扬的落下的尘越来越多,一点点覆盖了满树的樱花。

樱花纷扬落下,四月一日静静的凝望着那落下的烟火。

 

像是那样的吵闹,上一次是多久以前了?

一点点、一点点的,烟火的五颜六色开始吞噬黑夜。

(叁)别

  他矗立在不知何时飘起的樱花雨里,一点一点,樱色与烟火覆盖着这个世界,他闭目。

  烟火巨大的轰鸣一点点炸响在耳边,然后一点点弱下。

  一点点、一点点的。

  他能感受到灰尘拂过脸庞的感受。

  冰冷的,如同死灰一样。

  “不要走。”他呢喃般的低低的说出这句话。

  不要走——

  不要留下、我一个人。

  

  泪水凝结,再度睁开眼的时候,樱花雨拂过他的发丝。

  而小羽、侑子、小葵和百目鬼,也在渐渐的化成花瓣消失。

  不要走。

  他无力的、轻微的说道,用旁人听不见的声音,低低的喃喃。

  

  先是从侑子开始的。

  她化成金色的蝶,朝着他静静微笑。

  他知道的。

  他一直都是知道的。

 

  然后是小葵。

  融成了一片樱色。

  她轻轻说着自己的祝福。

  他发现了。

  他早就发现了。

 

  小羽。

  她浮动的金色的长发开始、一点点的化成光点。

  她闭上眼,带着一丝微笑。

  君寻,谢谢你。

  是你教会了我所谓微笑。

  他懂得。

  他一直都懂得。

 

  最后站在他的面前的人,百目鬼。

  他如同古老的电影一样,一点点散开,模糊。

  他犹豫。

  

  不要……不要走。

  他不能发出一个音符,也不能接近他们一步,只能颓然看着。

  

  一切渐渐归于平静。

  

  他注视着空洞的夜。

  “是你吧。”

  让我和他们再度的离别的,你。

(肆)愚人

  空洞的夜空忽然出现了扭曲。

  “你发现了啊。”

  “早就发现了。”

  他拿起搁置在一旁的烟杆,暗红色的,它的主人一直未曾归来。

  他轻轻的吸了一口,烟草的气味刺痛着他的神经。

  “我知道,侑子小姐不会在这种时候归来。”

  他轻轻敲击了一下烟草,倒出灰烬后再度装入了烟草。

  烟雾袅袅的升上天空。

  “我亦知道,我已经再无法见到他们。”

  “是吗?”

 “愚人啊。”他轻轻的说道,对着眼前的那个似笑非笑的金发男子说道。

 “这一次的玩笑,开的有点过了。”他的目光逼着他。

 然而那个金发男子却没有生气。

 “你应该很熟悉才是。我在很久很久以前,就曾经制作出了那个幻境来给你。”

 “只是那一次,是真正的愚人,而这一次,成了现实而已。”

 “他们都已经在几十年前离去了。一个接着一个,都未曾留下。留下不变的,紧紧只是我而已。”

 他抽着那烟草。

 冷漠的看着夜空。浮游的光影已经消失了,仿佛没有来过的痕迹似的。

 “不过还是谢谢。”他说道。

 “谢谢你让我重新见到了他们。”

 愚人一笑。

 “我记得以前韦特制造名为愚人的塔罗的时候说过,‘愚人是不断追求经验的灵魂。’”他转身离去。

 “你又要去愚弄谁了吗?”

 “是啊。”他恶作剧的一笑。

 “你呢?你从被愚弄中,追求到了何种经验?”

  话音一落,金光闪过,愚人消失了踪影。

 四月一日君寻静静的抽着烟,吐出的白雾萦绕中,他再度闭上眼,感受那光景。

 “这个世界上没有偶然,有的……只是必然而已。”

  那本该是用来吓唬他蛊整他的玩笑,如今却成了他唯一的慰藉。

 四月一日,他的生日、他的名字。

 以及,那是愚人节。

 他多么希望,那些消失仍然是一个玩笑。

 不要走。

 

 结果最终,又是一人而已。

 颓然在最后的,只有活得最长久的人。

 他清楚的明白,那是他所选择的‘代价’。

 多少年也已经无所谓了吧。

  

 百目鬼、小羽、小葵,他们都一个又一个的离开,没有丝毫的顿足。他们都成为了他的代价的一部分。

 他清楚的明白他的选择

——和那锥心刺骨的悲伤。

 

 “真是一个不愉快的生日呢。”

 他苦笑。

 但是梦影中的,是他已经几十年来未曾展露的笑颜和语句了。

 果然,只有他们,才能够回到过往的日子呢。

 

 你们,是来引导我的归途的么?

 他起身。纵身向着黑夜坠落。

 坠落着,他看着他们,如同光点一般在黑夜里蔓延。

 他们,为他铺成了归途。

 

 那是你们的归途。

 亦是我的归途。

 他微微一笑。从长梦里苏醒。

 

附·壹

 愚人走在漫长的街道,黑夜里他捉弄着无数人的梦境。

 很久很久以前,曾经因为某个请求来到店里。

 见到了那个次元的魔女。

 “要我帮忙,需要代价哦。”

 她说道。

 这个世界上没有偶然,有的只是必然。

 他点了点头。“我没有什么给你,我只能愚弄人们。”

 “不。”她似乎是思虑了片刻。

 “我需要你,在往后的百年以后的四月一日来到这里——纵使那时我以不在。然后将这些人连同我的梦影,为那个身处于店中的人编织一个玩笑吧。全权是当做我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好了。”

 “只需如此么?”

 她点了点头。

 “代价不可收取过多或是过少,要不然,自己会受伤的。”

 “还有一个请求。希望你不要说出实情,不必告诉他我们借由你的愚弄从彼方归来与他相见。这样,你也尽了你的使命,不是么?”

 

 ——引领他,寻找到自己的归途吧。

》》》FIN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Dystopia | Powered by LOFTER